服务热线:400-1090-700

您现在所在位置:主页 > 君山动态 >

新闻源 财富源

人气: 发表时间:2021-02-12 06:42

  茶叶卖到1.8万元/斤,产自“国家级保护区核心带”遭质疑,农药残留致出口受挫

  虽然“飞强茶业”的新三板上市已如箭在弦,但因其难以回避的产地和质量之扰,使这只鄂茶第一股的上市路途仍充满诸多变数。

  “我们已启动新三板上市,初步尽职调查已完成。”9月2日下午,飞强茶业董事长卓万凯颇为自信地对长江商报记者确认。

  在红茶领域深耕17年后,利川飞强茶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飞强茶业”)迎来了新的机遇,如果不出意外,这将是湖北首家新三板挂牌的茶企,困扰飞强茶业多年的资金困局或将迎刃而解。

  从2013年实施高端红茶品牌化至今,卓万凯执掌的飞强茶业营收规模从千万元跃至去年的7500万元,几乎每年保持翻倍式的增长。此外,通过将红茶品牌形象植入即将公映的电影《1980年代的爱情》中,赞助车友俱乐部等多种营销手段,卓万凯称其红茶品牌“确实在湖北名气很大了”。

  然而,这种繁荣背后却难掩其红茶品牌存在的众多争议。多名知情人向长江商报记者透露,飞强茶业假借茶叶产自“星斗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带”的概念,打“擦边球”,一斤红茶最高卖到1.8万元,“目前是湖北最贵的红茶”。

  除了产地之外,飞强茶业还面临农药残留问题。据长江商报记者调查,今年在飞强茶业所在地毛坝镇,产出的茶叶一度被欧盟检出唑虫酰胺成分。受此影响,用于精制出口的毛红茶,每斤较去年下滑1元左右。

  “借别人的船提升自己的影响力,是我们营销上的策略。” 9月1日晚间,飞强茶业营销总监赵龙江向长江商报记者介绍,前几年将红茶品牌植入《大水井风云》电视剧,花了20万元,彼时电视剧上映时,并未得到好的结果,甚至并没有如期在剧中看到植入的红茶品牌,20万打了水漂。

  去年8月,经过当地政府人士积极牵线搭桥,做了大量“工作”,飞强茶业品牌得以被敲定植入电影《1980年代的爱情》中。

  湖北利川毛坝镇人民武装部部长陈粟向记者介绍,经当地各级领导“努力”,该电影拍摄在毛坝设置两个片场,拍摄20多天,借助电影媒介,没花什么代价,“因为飞强茶业也是我们以后组建利川红茶集团的核心企业,打品牌战主要靠这家公司”。

  据了解,此次品牌植入,飞强茶业以提供600份茶产品赞助电影首映礼,获得在这部即将全国公映的电影中不到3秒钟的镜头,该镜头中就有“星斗山利川红”六个字。

  在品牌被顺利植入后,飞强茶业又适时推出买野茶送电影原著活动,力图对电影带来的资源吃干挖尽,“但转化还有一个过程”。

  据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其频频触“电”事出有因,当时已从事红茶出口14年的飞强茶业受制于出口红茶价格偏低、利润薄等原因,逐步转向国内市场,彼时国内红茶养生的功效被逐渐放大,且当时福建金骏眉已经迅速成为国内高端红茶品牌,与正山堂公司有贸易往来的飞强茶业迅速将其作为模仿、借鉴的榜样,要在高端红茶市场里分得一杯羹。

  因此,飞强茶业由出口型转向专注国内红茶市场,力图将红茶产品打造成“中国养生红茶典范”,模仿金骏眉的商业模式,推出最贵一款红茶每斤1.8万元,这种红茶每年产量仅500斤。

  其实,早在3年前,飞强茶业已在为品牌化铺路。彼时,在北京地铁的广告投放就已吸引公众眼球。卓万凯受访时向记者透露,当时是高中同学经营着北京地铁广告,免费为其操办。

  不过,赵龙江认为,“实话实说除了广告博眼球的轰动效应,实际销售意义并不大”。

  经过3年的品牌化进程,公司产品基本形成高端形象——“东西好,贵”。“这是好事。”卓万凯说。

  除了越来越大的名气,给飞强茶业带来更多的困扰是产品至今仍然打着自然保护区“核心带”的概念,这在业内被诟病多年。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在飞强茶业5大系列产品包装上,都赫然标注着“原料产自星斗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带”,但是“核心带”让公众颇为不解。

  9月2日,星斗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向长江商报记者确认保护区内并没有“核心带”之说,保护区内只有核心区、缓冲区和实验区。9月1日上午,长江商报记者在该保护区北大门管护站的示意图上看到,并未有标注飞强茶业的主要基地兰田村字样,当地知情人士称,兰田村应该有一部分在该保护区的实验区内。

  飞强茶业营销总监赵江龙向记者辩解,“核心区是法律名词,核心带是地理位置是概念名词,我当时用词时研究过自然保护区相关法律,事实是基地都在核心区里”。

  2003年,星斗山自然保护区晋升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自然保护区条例》显示,在自然保护区内砍伐、开垦以及在缓冲区内开展旅游和生产经营活动都是被禁止的,也就是说,即便在缓冲区的外围实验区,也不允许开展以经营为目的的商业活动。

  据了解,飞强茶业原料基地在兰田村、五一村、五二村等四个村子,记者于9月1日至3日,多次到兰田村探访,发现飞强茶业利用国家扶持资金近年来兴建多处茶田,其中一块国家农业综合开发项目公示牌上显示,2012年利川市1000亩名优红茶发展项目,项目总投资210万元等。

  然而,在这样的事实背后,飞强茶业负责人却认为,是先有茶田后有保护区,保护区设立是1986年以后的事,再说,武夷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里也有很多茶田,这个捆绑自然保护区宣传肇始者应是武夷山。

  当地一位不愿具名的法律人士认为,这明显有借用自然保护区概念、诱导消费者虚假宣传的嫌疑。

  卓万凯向长江商报记者肯定,标注“核心带”对销售“有帮助”,他认为核心带是属于核心,茶园在核心带上。

  更令人吃惊的是,当地于今年1月在利川招商网挂出一个大项目,并正在启动招商一个在当地投资高达20亿元、规划面积3.24平方公里的“星斗山茶谷休闲养生旅游区建设项目”。

  9月2日,星斗山国家级自然保护管理局向长江商报记者称,目前对此项目尚不知情,“招商”应该知会该局。

  正是利用上述“争议”的话题性,长袖善舞的飞强茶业快速在国内扩张,不过也慢慢尝到市场的残酷。

  据了解,飞强茶业2014年营收规模较2013年呈翻一番的增长,今年飞强茶业确定至少要在去年基础上增长40%。去年,该公司名优茶板块营收规模接近2000万元。

  “达到这个目标很难,尽管采取了很多措施,费了很多心思,这个目标不一定能完成,”卓万凯神情严肃地说,“三公消费限制对我们有很大影响,绝大部分茶业企业收入是下降的。”除开三公消费影响和八项规定的限制,农企融资难一直是飞强茶业的软肋。

  2012年开始实施品牌化后,飞强茶业由出口贸易转向专注国内红茶市场,资金链仍然十分困难,“始终在拆东墙补西墙的状态中运行,有时候为还银行贷款,通过小贷公司2分的利息贷款,财务成本很大。”卓万凯向记者抱怨。

  就在不久前,五峰县多家茶企挂牌武汉股权交易中心,卓万凯对此并无兴趣,“四板基本不具备融资功能,且是区域性的,新三板的范围则不一样”。他认为,挂牌新三板,可以解决融资、股份制改造,品牌得到提升,强制让企业成为公众公司。

  如果挂牌成功,飞强茶业或将是利川乃至湖北第一家茶企,“现在还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

  飞强茶业负责人向记者透露,目前已和会计、律师事务所签订协议,已完成初步尽职调查。飞强茶业向记者提供的一份材料显示,公司将在2016年完成在新三板上市。

  飞强茶业依托的是毛坝镇红茶产区的发展,毛坝镇是宜红主产区,茶叶面积11.1万亩,年产茶叶1.2万吨,其中红茶占据60%以上,每年出口7000多吨。该镇也是湖北最大的红茶产区。

  然而,毛坝红茶面临的一个严峻的现实是,今年茶叶中被检出一种叫做唑虫酰胺成分。这导致当地用于精制出口的毛红茶不仅收购单价普跌1元左右,出口还频频受阻。

  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到,唑虫酰胺是高毒农药重要替代品种之一,速效性好,持效期长,主要用于茶叶等作物的害虫防治,使用成本每亩2至3元。

  或因此敏感信息,9月1日,长江商报记者在该镇采访期间,不仅遭受当地政府工作人员长达30分钟的“盘问”,还威逼交代采访行程,随即被贴身采访,最后被“礼送”出境。

  作为省内对欧盟农残标准控制最好的茶区,今年被意外检出农残超标,导致今年该镇上半年出口创汇仅85万美元,而在去年同期,这一数据是超过100万美元。

  9月1日,毛坝镇茶办负责人肖银山在飞强茶业接待室向记者证实,该镇茶叶控制全国来说是最好的,不仅超过国标指标100倍,还远超日本标准。

  不过,唑虫酰胺成分被检出,让很多出口茶企经营蒙上阴影,“目前这种成分来源还没有搞清楚”。

  卓万凯向长江商报记者证实,该公司的一个出口货柜也在近期被扣,“正在协商”。

  据了解,这是去年欧盟检测指标中新增的一个指标,“每年农残指标变化,我们对接不上”,飞强茶业负责原料和生产环节的向姓负责人向记者介绍。

  受此影响,出口红茶生意本身由于利润薄,单价只有10元左右,每年涨幅约2%至3%,加上账期较长,以及国内人工、原料成本等上涨,出口生意已然成为“鸡肋”。

  红茶出口在当地一直遭遇着农残的阴影,肖银山向记者证实,“低山确实没办法,必须用一部分生物农药,化学农药用得少”。

  他介绍称,出口茶样按批次和季节抽样,送到苏州去检测,农残“基本控制在低于0.01毫克/公斤的标准内”。

  当地业内人士认为,毛坝镇当地按照欧盟标准控制是非常高的,即使标准控制这么好,这么低的利润空间也不屑于出口了。

  基于农残“防不胜防”,卓万凯向记者表示,对于传统红茶出口越来越艰难,但“我们不得不做”,一来对农民不好交代,另外公司资产会闲置,“我们重心主要放在国内市场,必须向品牌化方向走”。

  飞强茶业基地位于湖北利川市毛坝镇兰田村,兰田村部分区域位于“星斗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实验区内。

本文TAG:皇家真人游戏